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金钟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中元节有感:

    道场普渡妥幽魂,原有盂兰古意存。

    却怪红笺贴门首,肉山酒海庆中元。

    长安杂兴效竹枝体:

    万树凉生霜气清,中元月上九衢明。

    小儿竞把青荷叶,万点银花散火城。

    以上两首诗皆为清代诗人描写七月中元节和孟兰盆会时的热闹场景,整个七月俗称鬼月,除了七夕,再没有什么节日了。

    过了中元节后,街市上开始出现很像一颗饱满西瓜子的虫子,名为金钟儿,此虫四肢较长,有4个跗节,后肢强健。

    其触须长约32毫米,从基部起,有3种颜色,基部赭色,约5毫米长;中间白色,约15毫米长;前端黑色,约12毫米。

    其尾部为白色。有些个体后翅伸出尾部,比2根尾须略短。此虫的扁而椭圆形的前翅上翅脉明显隆起,呈波纹状。雌虫的体形比雄虫稍肥大,前翅比雄虫窄小些。

    金钟儿的鸣声非常奇特,犹如铃声,其鸣声为“铛—铛—铛”

    产地非常广泛,几乎每个省都有分布,不过在古时提到金钟儿,大多指的是易州,称之形如促织即蟋蟀。

    商人将金钟儿贩运至京城,人们买来放在枕畔听之,叫声最为清越,韵而不悲,似乎是生来专门属于广厦高堂的宠物,所以形容为金钟之号。

    这几日各家太太要聚会,地点定在沐家,沈姨娘连日来忙于料理各事,除了内宅外,又发了银子给外厨房,预备前厅爷们的酒席。

    七月二十日,她起了个大早,召集所有管事,正在安排宴席上的细节。上房的小丫头跑来说道:“太太立等奶奶去说话。”

    “你们等一会儿。”

    沈姨娘忙赶了过去,就见各家夫人都在屋里,彼此说说笑笑。

    站在外侧的萧雨诗对着她笑道:“来得好,咱们专等你这当家人来,好拟定章程。”

    沈姨娘笑道:“哎呦!我这耳朵好不容易清净了半个月,现在又得听你们的聒噪了。你还要取笑我当家,不知我为了当家真真受尽了讥诽,就没个诉苦的地方。”

    晴雯好笑道:“谁敢讥诽你?快告诉我,我们明儿打那些人去,替你出气。”

    “大好。”沈姨娘抚掌大笑,上前拉着晴雯的手,“有你这么个狠帮手,我也不怕谁了。干脆今儿就回明太太,请你来我家打理得了。不要到时候,你亦学着乖巧,缩了头不肯得罪人。”

    “笑话!我何时怕得罪人来?”晴雯高傲的道。

    萧雨诗指着她哄笑道:“原来你是缩头的人,再不是以前的锥子嘴,刀子心了。”

    沐凝雪见状说道:“你们一见面就要斗口嘲讽玩,这么大岁数,别哪一天说翻了脸,吵起架来,那才惹人笑话呢。”

    “我决不敢同您家晴大奶奶翻脸的。”沈姨娘笑着凑趣,“她都能替我打别人,我岂能不怕她打我么?”

    一句话,说得所有人都笑了。

    徐青莲笑着开口道:“别闹笑话了,原是找你来商议正经的。今日的酒席怎么安排,你应该早有定见,说出来叫大家听听。”

    沈姨娘看了眼自家太太,说道:“也没怎么安排,酒席都照着以前太太的样式。午饭摆在漱芳亭,因池子里的荷花还未开完,大可赏玩,那里也比别处凉爽些。只召唤两个女说书的来伺候,弹弹唱唱倒还清雅;晚饭摆在留芳馆,所有牙牌骰子,围棋双陆,行令的各色签筹皆预备齐了。至于这几日的用度,我叫媚奴记着数目,等半月后开出清单,再请诸位太太照股分派吧。”

    类似这样的聚会,人们大多喜欢aa制,不管豪门世家还是普通人家都如此,其原因大抵与后世没有名目的聚会时分摊餐费的原因差不多,大家都拿钱,谁也不欠谁,谁的负担也不大,是以能长久延续下去。不然古代聚会动辄连主人带下人,少则二三十人,多则一两百号,次数多了,豪富之家也会大感吃不消。

    萧雨诗说道:“我就说交给她去办,断不会错事的。好,难为了你,既然你辛苦多日,等算下账来,你应出的那一股,我们代你公摊吧,也算是酬劳好了。”

    沈姨娘摇头笑道:“不劳你费心,诸位太太姨娘公摊下来,我还要挨家去道谢。现在就你赞好,只道光你一人代我会钞呢。”

    “你也太小看人了。”萧雨诗失笑道:“小心眼,你那一份,我替你出好了。”

    这时杜芊芊问道:“外边老爷们的酒席呢?”

    沈姨娘收起笑脸,回道:”也照内宅的酒席一样,午后在望云阁,晚饭在大理山庄,起坐在洱海院,也唤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