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第28章 028 今晚月相不对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阅兵结束后,薇欧拉一行回到巴戈利亚王国提供的官邸。

    薇欧拉在官邸里拥有一间巨大的办公室,办公室的窗户看出去,能在行道树树冠上方清楚的看到老皇宫歌剧院的屋顶。

    进了办公室之后,薇欧拉便对守在门口的仆从说:“现在不需要你,你下去吧。”

    仆从马上应声离开,随后薇欧拉转身看着依然留在房间里的林有德。

    一瞬间林有德以为她要“说中文”哦不要咆哮了,没想到薇欧拉只是叹了口气。

    “你们有这样的安排要先跟我打招呼啊,然后我就可以配合你们行动了啊。刚刚面对歌声我根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实际上薇欧拉应对得还是蛮好的,至少林有德是这样认为。

    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误会要澄清。

    “这个安排我也根本不知道,”林有德回头看了眼笑嘻嘻的松平千寻,“全是这家伙的杰作。”

    “没错没错,这都是我的独断专行哟。”松平千寻一副得意的模样,“怎么样,效果很棒吧,这下那些私底下想着等二皇女开窍叛变过来就架空小薇欧拉的家伙们就必须三思而后行了。”

    松平千寻在薇欧拉的名字后面加了个“酱”的音,让薇欧拉眉头直接拧在了一起——说真的林有德有点后悔当初告诉薇欧拉这个“酱”的尾音代表什么意思了,当时真应该说这是和“桑”一样的敬称才是。

    林有德想着这毫不相关的事情,轻轻摇了摇头。他对松平千寻说:“你如果没有加上那句‘顾问万岁’,我会非常感激你。你这做法简直是把我火坑上推啊。”

    “在烈火中千锤百炼才能成钢啊,我这是在帮你呀。”狐狸说着拍了拍林有德的肩膀,一副“小同志我看好你”的领导派头。

    林有德撇了撇嘴。

    “好吧,在帮我。那你那个华丽的亮相又怎么解释?”

    狐狸没直接回答,而是把右手平伸,之让带家纹的水袖完全展开,亮给林有德看。

    林有德皱着眉头,看看那金葵扇家纹,又看看少女那笑眯眯的脸,一时没搞懂她什么用意。

    “不明白吧?不明白就对了。”松平千寻再次拍了拍林有德的肩膀,“我可是狐狸啊,我的一举一动你全都明白的话我身为狐狸的脸面要往哪儿搁啊。”

    这时候薇欧拉轻咳一声。

    “我很喜欢中文的声调,但是我仍然希望你们两位至少在这个官邸里面的时候,都用德语交谈。”

    林有德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在狐狸的诱导下不知不觉换成了中文。

    “抱歉,我没注意。”林有德瞪了眼计策得逞正在窃笑的狐狸。

    就在这时候有人敲门。

    薇欧拉应了声“进来”后,她的秘书就推门进来:“尊敬的议长小姐,请容许我向你报告今晚行程的变更。”

    薇欧拉点点头,然后拉开书桌后面的椅子坐下。

    “两位要工作了呀,那么不喜欢工作的我就告辞咯~”说着松平千寻毕恭毕敬的向薇欧拉鞠躬,直起腰的时候冲林有德做了个鬼脸,接着她转身离开了偌大的书房。

    **

    林有德在薇欧拉的官邸里有自己的卧室和办公室,整个德意志共和国只有他一个人有这样的待遇。他的卧室为了避嫌被安排在官邸侧翼的别馆,但办公室却和薇欧拉的书房紧挨着。

    林有德的办公室比薇欧拉的要小很多,但也足足比穿越之前林有德住的四人宿舍大了整整一圈,光是那张书桌就大到可以打乒乓球——当然和薇欧拉那张大到可以玩滑板的书桌没法比就是了。

    这个世界由于有神姬保驾护航,权贵们虽然无法无视人民的诉求,但在铺张浪费方面还是比林有德原来的世界要更胜一筹。

    比如在薇欧拉官邸不远处的老皇宫歌剧院,林有德在原来的世界看过这歌剧院的照片,所以第一次知道那个建筑就是老皇宫歌剧院的时候他还吃了一惊:这边的老皇宫歌剧院比林有德见过的照片里那个整整多了一层窗户!

    这种状况也同样体现在林有德这间书房里,光是墙角那个镀金支架的地球仪就价值连城。

    一开始林有德坐在这房间里总觉得静不下心来,但时间一长他也适应了,可以对房间里那些金灿灿的家具和小物件熟视无睹。

    从六月开始,每天早上林有德在别馆用过早餐之后,就会步行穿过官邸的花园。一般他会在花园里那打理的很漂亮的花坛前驻足一小会,以便和打扫花园的漂亮德国女仆聊聊天,接着他会从官邸侧面的入口进入这栋建于1790年底的建筑,穿过长长的走廊进入自己的办公室。

    一般这个时候薇欧拉还没起床,林有德作为高级顾问必须再过目一遍昨天就整理好的文件,再把其中需要薇欧拉亲自过目的部分送到薇欧拉的办公桌上。此外他还要向薇欧拉的管家确认她一天的行程,外加留心昨晚睡眠时德国乃至世界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做完这些之后他会开始处理今天的公务——刚好这个时候各个政府部门也开始一天的工作,大量的报告会雪片般的从官邸另一侧设置的议长秘书部那边送到林有德桌上。

    林有德必须阅读这些报告并且以书面形式附上自己的建议。除此之外林有德还必须过目政府提交的各种账目。

    往往林有德的一整天就会这样在处理文件中度过。

    林有德基本只列席那些必定会做出重要决策的会议,大多数会议他从不参加,议会辩论什么的也极少见到他的身影——作为原辩论队成员,林有德倒是对一展自己的辩才很有兴趣,怎奈现在泛德意志联盟党内敌视他这个东方顾问的人着实不少,林有德觉得没必要过于刺激他们。

    毕竟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嘛。

    另外,林有德本身非常讨厌开会,他坚信大多数会议都是无用的、参与人数越多就越没有意义,纯粹浪费资源。

    正因为这样,德意志共和国建立之后这几个月,林有德虽然被公认为薇欧拉的心腹,但和薇欧拉接触的时间却反而没有穿越头一个月时那么多了。

    但另一位神姬和林有德接触的时间却大大增加。

    “今天也要整天看文件么?”松平千寻坐在窗台上,晒着晚秋的太阳,用懒洋洋的腔调对林有德说,“要不我们出去玩嘛,这又不是我们俩的国家,这么努力干嘛……”

    “我和你可不一样,”林有德一边在文件上写下自己的签名,一边回答道,“你身为神姬啥也不干别人也得供着你,我要是不干事很快就会被人踢到一边去了。这就是身为普通人的悲哀啊。”

    “你不会被踢到一边去的啦,到时候只要我说‘他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你的位置就能高枕无忧啦。”

    “是你叫我不要相信你这狐狸的吧?我可没忘记这点。尤其是在昨天阅兵那事之后。”

    狐狸发出爽朗的笑声,笑完问林有德:“我很好奇耶,经过一晚上的思考,你搞明白我的目的没?”

    “没有。”林有德如实回答,“我甚至不确定你到底有没有目的,说不定这是你一时兴起罢了。”

    “没错呀,那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说着狐狸伸了个懒腰,脸上的表情变得比刚刚更加慵懒。

    “德意志这里的阳光,总让我想起我的老家呢。”松平千寻换了个姿势,从靠在窗台上变成躺卧在窗台上,大腿紧贴着窗框伸得老高,“只可惜这里没有豆腐。真是的,自从小薇欧拉建立共和国之后,你就从来不下厨了呢,我现在可馋东方菜了。呐,我说,今晚你下厨好不好嘛,小薇欧拉也会高兴的呀。”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德国人坚决不让我碰炊具。”

    薇欧拉现在是共和政府手中最强战力,所以个人安全得到最严密的保护,所有饭菜都由可靠的厨师在严密见识下烹饪,并且要经过专人试毒。薇欧拉本来主张林有德也是可靠的人,但也不知道是德国人就是这么固执,还是泛德意志联盟党内部有人用这个做文章,反正官邸的管家就是卡着不让林有德碰厨房。

    对此林有德也没办法。

    不但如此,管家和坚持林有德要和薇欧拉一起用餐必须得走正式的邀请程序,以此来限制林有德和薇欧拉的接触。

    当然,林有德作为薇欧拉的高级顾问、德意志共和国现在经济形势的缔造者,在公事上还是有不少和薇欧拉接触的机会,但两人私下独处的时间几乎被挤兑没了,就连林有德在薇欧拉办公室和她商讨正事的时候也总会有人隔三差五的跑进来。

    说这背后没人授意谁信啊。

    这种状况,松平千寻应该很清楚才对。

    “真可惜呀。”狐狸说着在窗台上翻了个身,变成俯卧在窗台上的姿势,两腿弯起,在空中来回摇摆着,“要是揭竿而起的时间再晚一点,小薇欧拉就是你林有德的囊中之物了,说不定哄一下就乖乖跟着你回国了。到时候你就能在明帝国内大展拳脚,成为封疆大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给德国人打工。”

    “你不也是在给德国人打工么?”

    “说得没错,所以你看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既然你这么说,今晚就来我房间呗。”

    “啊,今晚的月相不好,我们狐狸做这种事情要看月相的呀。”

    林有德咂嘴,上次林有德半开玩笑的邀请狐狸晚上来一发,她用的托词是天狼星大亮,星空中血光太盛。

    按理说,血光太盛正适合破瓜嘛。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的当儿,林有德又看完了一份文件。

    这时候松平千寻问:“我其实很好奇,在帮助小薇欧拉取得德国之后,你打算怎么办?呆在地球这一边要振兴中华也挺难的吧?”

    林有德停下手中的笔。

    说实话,这个问题他也想过好几次了,但都没有太好的答案。

    卖军火?可按林有德查到的记录,明军手里已经有大量的德械了。转让技术?明帝国每年都派出大量学生漂洋过海到包括德国在内的列强这里学习技术。

    不管怎么看,要振兴这个时空的明帝国,都必须进行革命彻底涤荡帝国内部才行——就像上个时空那样。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边明帝国比原来世界清帝国要混得好反而是个坏事,因为革命的成本会大幅度提高。

    而他林有德现在作为德国政党的高级顾问,想要改变自己那在半个地球之外的自己的祖国,怎么想都有点鞭长莫及。

    松平千寻等了一会儿,然后窃笑道:“看起来你没有告别小薇欧拉回国的打算呢。”

    林有德没回答。

    狐狸说得没错,按道理来说,在这边积累了名声之后毅然回国是最妥的途径,但林有德却在极力逃避这个选项。

    看林有德还没有回答的意思,狐狸叹了口气。

    “嘛,我也理解啦,毕竟小薇欧拉那么可爱。所以不如听我的建议如何?我们啊,可以不动声色的把小薇欧拉给卖了,让革命失败,让她在德国完全失去立足之地,然后她就只能乖乖的跟着你回国了呗,只要设计得巧妙一点,还能保证小薇欧拉把你当作救命恩人一直感恩戴德呢……”

    “你知道这个计划最大的问题在哪么?”林有德打断狐狸的话,回头瞥了她一眼,“问题就在,这是你提出的计划。”

    “对哦。”狐狸拍了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还冲林有德吐了吐舌头。

    这货装傻倒是十分在行,林有德明知她在装,却没法产生半点反感。

    “男人真是悲哀的动物。”林有德这样自嘲着,继续将注意力转向桌上的文件。

    就在这时候,林有德房间的门开了。

    林有德皱着眉抬起头,正要表达对来者不敲门就进来的不满,却发现进来的是薇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