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章 回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三十八章回忆

    六年前的那段记忆对念想而言,并不算陌生,但却是她为数不多,不想回忆起的。

    念想还一直记得,第一次遇见他时,那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没有暖阳倾城,连日光都朦胧灰暗,阴沉沉得似乎是下一秒就能下起雨来。

    ******

    念想十八岁那年,长了智齿。那颗智齿横冲直撞地冒出头来后,又拼命地挤向她正常的牙齿,直到最后终于……长歪了。

    智齿的疼痛应该有不少人经历过,那应该是一种很难以形容的痛感,不像是磕了桌角一阵钻心,也不像是摔倒后,那一阵剧烈。而是一种很缓慢却很持久,一点点牵扯着神经,一点点拉紧你全部心神的痛感。

    从牙齿的神经末梢传递而来,整颗牙以一种热烈搏动的姿态,有力地宣示自己的存在。那是一种从深处蔓延而来,一点点加剧,牙齿酸痛又热涨,想忽视又无法忽视的感觉。

    她那年还在上高三,一开学学习就有些紧张。加上智齿作祟,她生平第一次考试滑铁卢,掉到了年级第五。

    她很怕疼,尤其是牙疼。所以对这颗智齿容忍了良久,嗑了不少的止痛药,最后实在疼得受不了了,这才请假去的医院。

    那一年老念同志的公司遇上了一点问题,问题虽小但却很棘手。冯同志和他共进退,两个人一起去了j市。

    念想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站了半天,盯着那部公用电话良久,久到老板都动了恻隐之心:“是不是没带钱啊?要是有急事的你先打吧,我不收你钱了……”

    念想说了声谢谢,又站了片刻终于下定了主意,转身去了学校门口的公交站台。

    她对牙科医院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也不知道附近哪里有,招了出租车后,说地址时便是:“师傅,去附近好一点的牙科医院。”

    司机师傅看她还背着书包,穿着学校的校服,关心了她一路牙齿的情况,然后把她放在了b大附属牙科医院的门口。

    挂完号,她坐在医院的长廊里,看着外头灰暗的天色,捂着微微肿起的右脸难受得想哭。

    等了半个小时候,终于被护士小姐叫到名字,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迈进去,然后一脚迈进了他的世界里。

    医院下午有些忙,徐润清的实习老师干脆让他直接上手医治。

    他刚洗完手,戴好口罩。拿起摆在他面前的挂号单,入眼便是患者的名字——念想。

    他的第一位病人。

    “医生,我牙疼,你帮我看看吧……”

    他闻言抬头看去,正对上的那双眼睛清亮透彻得像是山间溪流。

    那个女孩子的手指还戳着脸,傻乎乎地和他对视。

    “念想?”良久,他放下手上的挂号单,站起身来,确认她的名字。

    “……是我。”因为牙疼,她说话小小声的,吐字有些不清晰,带着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特有的软糯。

    徐润清微勾了一下唇,眼睛也因为这个笑容微微弯起一个弧度,抬起手指轻托了一下她的下巴。

    刚洗过的手直接触摸而上,带上微微的凉意。

    他一手固定她的下巴,一手轻捏了一下她的下颚,没用几分力就轻巧地分开了她的嘴。手指接触着她温热的皮肤,轻声问道:“哪里疼?”

    念想声音含糊不清的:“右边……最里面的……那颗牙齿……”

    她忍不住去打量眼前的男人,看上去很年轻……长得应该也不差。因为念想看见他的眼睛,漆黑又深邃,比她看过的很多的男同学的都要好看。

    个子也很高,微微弯腰仔细观察她的牙齿情况时,凑得有些近,近到念想能看进他的眼底深处。那是一种很明亮清澈的眼神,深幽到极致,眼底是含着一抹沉郁的浓黑,聚而不散。

    她看得微微有些失神,直到他缓缓皱起俊秀的眉,语调平淡道:“你的牙齿问题已经有很久了。”

    不是疑问,是肯定。

    念想很单纯的觉得,这一定是她的良医!

    她可怜兮兮地点点头,等他松开手,这才合上嘴巴,再开口时声音里都带了一丝哭腔:“我疼了好久了,因为牙齿疼,把考试也考砸了……”

    老念同志前段时间还跟她承诺,如果这次考试还保持着年级前三的好成绩,就带她去游乐园。

    结果……

    她一脸沮丧,更显得垂头丧气。

    徐润清拆开一次性的手套戴上,回头见她这副样子,目光在她的校服上溜达了一圈,略微沉吟:“几年级了?”

    话落,指了指念想身侧的牙科椅:“躺上去,我仔细检查一下。”

    念想把背上的双肩包取下来小心地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爬上牙科椅躺好,表情丝毫不见放松:“如果会疼的话,一定要提前告诉我。”

    徐润清“嗯”了一声,拉过椅子坐下,取了一次性的口镜要检查她的牙齿情况。

    她张嘴时飞快地说了一句:“我今年高三了,我怕疼,你要轻一点。”

    徐润清眼底漫开一层笑意,又沉沉地应了一声,缓声道:“只是检查而已,不会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