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章 喜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五十章喜欢

    她听不懂啊……

    一念之间,他又准备压下来,念想一偏头,他的唇就落在她的唇角。那温度,炽热得她觉得整个人都烧起来了一般,正坚定不移地升温升温升温……

    在今晚之前,念想不知道原来徐润清这样那样起来……竟然也有几分撩人的惑人。原本如同古井般悠然清冷的双眸清亮得有些逼人,在包厢不断闪烁的光影之中就像是明亮的星辰。

    那目光就像是流星划过她的心头,流光璀璨。

    她好像是真的有些喝醉了,头晕晕的,身体也无力发软,整个人的温度就高得有些不正常,最异常的是——她觉得她所看见的徐润清,竟然一举一动都带着对她而言致命的吸引和诱/惑。

    徐润清仍维持着这样绝对霸占的姿势,一声不响地看着她。

    她装作醉意越发浓的样子,刚聚起的焦距又散开,声音软糯:“我哪里也不去……”

    徐润清轻“嗯?”了一声,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重复:“是去你家,还是我家?”话落,见她又想装蒜,慢条斯理地补充了一句:“现在回答我一定不对你做什么,但你回答的晚了,就真的要做点什么了……知道吗,嗯?”

    连着两声轻扬尾音的“嗯”声,撩得念想的心尖发软又发痒。

    她咬着唇,依然拒绝回答。

    “那就去我家,我需要一个地方……”他恰到好处地一顿,见她的注意力集中过来,这才继续道:“收拾一下你。”

    收、收拾……

    她还没参透过来这个“收拾”的含义,眼角余光扫到门口的光影一闪。她偏头看过去,眼睛有些酸涩,不自然地眯了一下眼。

    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推开,欧阳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神情竟比徐润清刚才的脸色还要冷上几分。

    他环视了一圈,目光从桌上横七竖八地空酒瓶上扫过,那俊秀的眉头狠狠一皱,现出几分凌厉来。等他的视线经过角落麦克风台时,看到徐润清和念想,目光停留了一瞬,很快便波澜不惊地转开。

    几步迈进来,面色不善地去修理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兰小君。

    可怜的兰小君即使喝醉了酒也保持着敏捷的应激能力,手里的酒瓶刚被抽走几分,立刻一把握紧,抬起身来一脚就踹了过去:“谁跟我抢酒喝?还是不是哥们!”

    这一脚还挺狠,欧阳只觉得小腿处一阵疼,低头看去,借着那灯光便扫到了白裤子上面那清晰的黑脚印。

    这次有了准备,他制住了兰小君的双手毫不怜香惜玉地就把酒瓶从她手中夺了出来。见她扑上来抢,微一避身……

    念想醉意朦胧地看完了一场精彩的贴身肉搏战,还有些意犹未尽。

    不过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欧阳却再没有半分兴致,全程都黑着脸,气势迫人。

    欧阳把不配合的兰小君扛走之前,特意和念想交代清楚了他的行踪,以及明确表示不会乱来……

    念想要是不相信欧阳的人品也不会给他打电话了,但心里还是有些隐忧:“不然送我家去啊,我可以照顾她。”

    如果不是小君这样不能让家长知道,念想早就把她塞回兰小君她自己家了。而且这件事还不能让老念同志知道,这两家的大家长早就互通有无,一有点风吹草动,没多久就传了过去,比什么都及时。

    欧阳一脸怀疑地打量了她一眼,斟酌了良久才委婉地说道:“念想,我觉得你现在有必要喝点醒酒汤醒醒酒。”

    ……她才没有醉。

    话落,在徐润清的默许下,理直气壮地就把人带走了……带走了……带走了……

    ******

    兰小君有些不老实,欧阳一路顶着众人怪异的目光把她弄到楼下,再塞进车里,收获了不少“卧槽,这看着人模人样的居然拐带喝醉酒的失足少女”这类的眼神……

    他摸了摸被兰小君挠得有些火烧火燎痛的后颈,轻“嘶”了一声:“小看你的战斗力了。”

    兰小君绑着安全带行动不畅,也就渐渐地老实了,歪着头就睡了过去。越睡脑袋越靠近窗口,到最后已经整个人都黏糊了上去。

    欧阳“哼”了一声,幼稚地找了一个路面坑洼处,经过时,听见兰小君“哎呀”一声惨叫,一整晚都无处发泄的火气终于散了一半,然后良心和理智都回来了,靠边停车纠正了一下她的坐姿,这才重新起步。

    兰小君被欧阳强行灌了醒酒药后,趴在马桶上吐了一个昏天暗地。

    吐完头脑清醒了不少,漱完口,顶着一张醉酒后红艳艳的脸去找念想,“翻箱倒柜”地把欧阳的卧室折腾成“入室抢劫”的案发现场后。

    欧阳终于闻声而来,看见这个劲爆的场面,一口血梗在喉间,差点气晕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