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又疯了一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她顶了顶自己的海军帽,湛蓝色的瞳孔之中充满了兴奋。

    “晚上七点整,休丝提督…”

    “就是这个时候!”被称之为休丝的提督拿出了一根缎带,将自己金色的长发给绑成了单马尾,干劲十足:“戌时,戊子日!日主天干木生于春季,必有水生!此地刚好为我的龙脉也!”

    这只来自美国的姑娘用一口纯正的中文,而且说起文言文来一点都不含糊!

    “拉菲!快,助我掐住此地龙脉,卡住命线,此日便是我大建出货之时!”

    可作为土生土长的美利坚舰娘拉菲,根本听不懂自己提督在说些啥,虽然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提督说的,你能听得懂吗?”拉菲只听清楚了自家提督在叫自己的名字,于是她弱弱的向着身边的海伦娜询问着。

    “略微听得懂。”同为土生土长的美利坚舰娘,海伦娜好像看起来游刃有余的样子。

    “好厉害…海伦娜姐比厉害的拉菲还厉害……”

    “这次还算好的了,你是没见过我们提督拿着巫毒娃娃和蛤蟆腿蛇胆之类的东西一起扔到罐子里面,然后跳着巫术舞神神叨叨的样子。哦,忘记了,你就是在那一次大建诞生的。”

    海伦娜斜了一眼小脸吓得惨白惨白的拉菲。

    好像这只猫耳舰娘知道了自己出生的过程后,已经有种‘为什么我要生在这个世界上’的绝望感。

    “那…提督现在叫拉菲干啥?”拉菲一脸快哭了的样子,看着远处正在向自己招手的提督。

    海伦娜拿起了那本《周易》翻动了一下后。

    “好像叫什么阵眼的东西,总而言之拉菲你只用坐在那个一半白一半黑的图案中间就行了。”

    海伦娜指了指那八卦阵的正中央。

    “真…真的?”

    有过被绑在十字架上八个多小时恐怖经历的拉菲,已经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但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拉菲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那八卦阵的中央坐了下来之后。

    却看见自家的提督,突然手中拿出一把菜刀!

    拉菲当时是吓的差点晕了过去,她就差没在晕之前说句‘该死的美国佬,你算计我!’这句话了……

    然而本身作为美国船的拉菲,根本不知道自家提督这时候拿出菜刀要干啥啊!

    在几声怪异的叫声提醒之下,拉菲发现自家提督另一只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只鸡!

    “拉菲为阵眼,龙脉为阵型,大势压阵,阵法已大成,现以血祭天!愿三清祖上,保我出衣阿华!”

    菜刀落下,鸡叫瞬间消失,鲜血四溅而出,滴落在地上,染红了地上用粉笔所画的阵型。

    就在拉菲以为自己也要像这只鸡一样死掉的时候。

    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提督!提督!!出大事儿了!”一只舰娘推开门闯了进来。

    “有何事需在大堂之上如此闹腾!咳咳咳…波特,我不是说过我大建的时候,不要打扰我吗?有什么大事儿?”

    这只来自美利坚的提督好像入戏太深的样子,但看见自家驱逐舰娘那焦急的表情之后,立刻扔下了手中已经没有脑袋的公鸡,换了英文和自家舰娘沟通了起来。

    “在…在不远处发现深海的踪迹。”波特喘了口气说。

    “我还以为是何方的腌臜泼才,原来只是区区深海而已,建可落下,某去便来,待看何方深海,敢在我面前插标卖首!”

    说完这只提督也没管自己身上沾染的血液,直接向着指挥室走去。

    只留下三只舰娘相对而视…

    拉菲呆呆的看着那只没了脑袋的公鸡,不知道在想些啥。

    “咱们提督又咋了?”波特小声的问着海伦娜。

    “按照某个部落酋长说过的话,大概就是‘萨满,又疯了一个。’”

    海伦娜放下了烟斗,又一次无奈的叹了口气。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