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11.第71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她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从老爷子手里把孩子接过来,打量着怀里的孩子,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他这么小,这么软,肉乎乎的,此时他好像知道抱着他的人换了,停止了哭,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她的心一下子软的一塌糊涂,泪水怎么也止不住。

    她知道这是她的孩子,她从来没有这样确定过什么,他在她的肚子里待了将近十个月,她熟悉他的一呼一吸,她熟悉他的所有节奏,她和他血脉相连,这是她的孩子,他还没死,他在她的怀里,带着一丝好奇看着她,嘴里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好像十分兴奋。

    宝宝,你也知道,你回到妈妈身边了,是不是?

    她紧紧的将他揽在怀里,泪水浸湿了孩子的包裹,可是此时在场的每一个都没有责怪她,甚至连宝宝也伸出小小的拳头,在她的身上抓来抓住,咯咯的笑着。

    心里被巨大的喜悦和满足感冲击着,她紧紧的抱着他,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一般,周穆远小心的扶住她,柔声说:“怡然,你看,宝宝一看到你就笑了。”

    她笑中带泪:“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我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我知道……”

    他的目光温暖而柔和:“他是我们的孩子。”

    “我觉得好幸福,幸福的……”她说着哽咽着,看着怀里的孩子,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一般,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这么可爱,又白又小又软,这个软软的小东西,是从她的肚子里出来的啊。

    “丫头,是义父对不起你。”老爷子忽然站起来,一脸郑重的对她说道。

    她一惊,忙笑道:“义父,你怎么这么说?”

    “我从前或许还对你心存芥蒂,只是穆远喜欢你,我便从来不曾说什么,可是没想到你那时候怀的竟然是穆远的孩子,是我们周家对不起你。”他说着,叹道,“我真庆幸,那个时候我没阻止穆远。”

    她心中一震,摇头说:“义父,你们不必觉得抱歉。”她说着,再次抱紧了孩子,无比满足,周穆远将她抱在怀里,低笑道:“如今你有了儿子就忘了我?他刚刚吃饱了,又和你闹了一会儿,现在已经困了,让他睡觉,我们来吃饭,好不好?”

    她不好意思一笑,将孩子放在摇篮里,恋恋不舍的随着周穆远走向餐桌。

    这一顿饭的气氛是从未有过的和谐,然而她意外的是,丽姨竟然一直在厨房里,一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出来,见他们落座,她笑道:“你们先吃着,还有两道菜,马上就好。”

    老爷子唤住她:“好了,阿丽,你也坐吧,一家人难得吃个团圆饭,你也别忙了。”

    丽姨一震,听到“一家人”时眼里已经带了泪水,然而她依然犹豫着,小心翼翼的目光落在周穆远身上。

    周穆远给木蔷布着菜,忽然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妈,你也坐吧,这些菜就够了。”

    丽姨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哽咽着说:“好,好。”端木义父见状,笑眯眯走进厨房:“剩下的菜交给我吧!”

    木蔷忙开口:“端木义父,你也坐,不必忙了。”

    他摆摆手:“别担心,我马上就好。”

    丽姨坐在他们对面,动作依然拘谨,不敢说话,木蔷笑道:“丽姨,谢谢你保住了我的孩子。”

    她这才一笑:“哪里的话,那也是我的孙子,倒是我一直瞒着你,你千万不要生气,我也是害怕一旦被知道,会……”

    “我明白的。”她接口,“多谢您,丽姨。”

    周穆远给她剥了一个虾,低低一笑:“还不改口?”

    她脸色一红,小声的对林玉丽说:“妈,不管怎么说都要多谢你。”

    林玉丽含泪道:“既然都这么喊了,还说什么谢。”

    老爷子忽而问道:“你们的婚礼该提上日程了吧?“

    “当然。”周穆远一笑,“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准备呢。”

    她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我不在的这段时间?”

    他点头,在她耳边低笑道:“准备好了,这样等你一回来就直接抓去教堂,免得你再到处乱跑。”

    她见长辈都含着慈爱的笑容看着他们说话,她脸上一下子烧起来,不满的嗔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却换来他更得意的笑声。

    饭后,她立刻跑去与儿子温存去了,让一直想找机会和她亲热的周穆远郁闷不已,只好陪着她一起逗儿子玩。

    “对了,儿子的名字是什么?”她握着儿子小小的手,问道。

    “义父这几天还在翻字典,不如你先给他起个小名好了。”他捏着儿子的小脸。

    她想了想说:“不如就叫小远吧!”

    他皱眉:“你说真的?”

    “当然!”她一本正经道,“小远,多好,多可爱的名字,反正现在不会有人这么喊你,你就把这个字给儿子用一用吧,儿子用父亲的名字,在中国是不敬,在国外却是表示尊敬的意思。”

    他的眼角抽了抽:“你确定要这么喊他?”

    “小远!”她笑着喊道,见儿子眉开眼笑,她更坚定了,“你看,他都笑了,说明对这个名字十分满意。”

    周穆远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谁料儿子此时正好冲着他咧嘴一笑,真正是无齿之徒。

    他心中警铃大作,这小子,以后怕是不好对付!果然是他的儿子,还在襁褓中就知道挑衅他老子了?可是看了身边兴高采烈的女人一眼,他只好忍下了这口气。

    于是他冲着儿子阴森森一笑,那小子扁扁嘴,忽然大哭,把木蔷心疼的不得了。

    “你吓到他了!”她瞪了他一眼,“好了,你去睡觉吧!儿子我来带就行了!”

    周穆远差点气晕过去,却见摇篮里那无齿之徒正边假意嚎着一边冲他露出一个挑衅的小眼神,而某个母爱泛滥的女人一脸心疼的将那小子抱在怀里,看也不看他一眼。

    好小子!你狠!他按捺住内心的激荡,柔声对她说:“怡然,这么晚了,把孩子交给保姆吧,你今天奔波了一天,也累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