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08,域言故事大结局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妈妈?怎么了?”

    延延跑过来牵着她的手问。

    温言摇头,被失落盈满的眼眸不死心的再看了看外面的走廊。

    现在接近中午了,家家户户不是在吃饭,就出去外面了,走廊外面空无一人,异常的安静。

    温言垂眸,关上门,将延延抱了起来:“抱歉,妈妈睡太久了,延延是不是饿了?哦?”

    延延白希的小手摸着温言柔顺的秀发,“还好。”

    容域祁和容老爷子他们回去公司开股东大会,一直到了中午十二点多才勉强结束。

    公司忽然多了一股陌生又有力的力量,容域祁不由得心生警惕,多加防范。

    其实,容氏集团本来也有一部分股份在外人的手里,不过那些外人拥有的股权都是分散的,实力跟容家这个大家族来说不足为惧。

    可买容柏锦股份的人,也就是公司的新股东可不一样。

    对方的实力虽然不如容家。

    可是他们会花这么多钱来买容柏锦的股份,无疑就是想透过这一点打进京城的市场里来,在京城这个地方争上一席之地。

    对方来势汹汹,可自己连对方的资料都不清楚。

    这让容域祁心里不踏实。

    他这个人向来不喜欢主导权握在别人的手上,更加不喜欢被人牵着走。

    所以对方的底细他一定要叫人好好的查清楚,问清楚!

    查清楚了对方的野心还有行事作风,拟好了计划,其他的他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域祁,你去摸透对方的底细,现在就去整顿一下公司的存在的事宜,不要让他们在过年期间有机可乘。”容老爷子比他更加担心,叫住了容域祁,叮嘱道:

    “不要在公司处理,他们安插了人手在公司里,你现在留下来恐怕只会让他们多想而已。”

    “知道了。”

    容域祁皱眉,应声后便离开了公司。

    离开公司立即给温言打电话,可电话那边依旧没有能打通。

    不能在公司这边上网,回去老宅那边又远,别的住处也不近,家的那边的住址也不能随便被人发现。容域祁想到自己还没吃早饭,似乎想到了一个好的去处,眯起了眼眸,笑了下。

    上了车后,他又开始处理今天会议上提出的那些重要事情了。

    二十多分钟后,他到了简深炀的住处。

    今天是除夕。

    他一到简深炀的住处,那边满室食物的香味就飘进了鼻腔里。

    可他还来不及咽口水,看到他们一家四口乐也融融,家的气息扑面而来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开始不舒服起来。

    想到自己大过年的都不能安息,不但还要忙死忙活的,还不能抱着他家小猫猫好好的过,甚至一顿温暖的饭也吃不上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撇了撇唇。

    心里是那个难受啊!

    思及此,他忽然觉得自己来这里不但没达成坑简深炀一顿的目的,还反被虐。

    摸摸鼻子想着要不要扭离开,找别的住处去处理公事时,简深炀的管家看到了容域祁,正想开口问候容域祁。

    容域祁见被人发现了,也不好离开,便笑米米的说:“哟,日子过得不错啊。”

    语气依旧带着调侃,可是仔细听的话还是能听到里面怎么掩饰不去的酸味的。

    乔陌笙见到他没好气的说:“你来干什么?”

    容域祁自然不能说自己来这里是为了坑他们,或者是来找吃了,他睁着眼睛,伤心欲绝的编着谎话:“小嫂子,我能见人了,第一时间就跑到这里来了,你竟然还这么嫌弃我,你这话可真的伤我的心。”

    这谎话,连乔陌笙这样没有什么心机的人都不相信,“是吗?那还真的是我们的荣幸了。”

    容域祁信誓旦旦的说:“是啊,我的心可一直都是惦记着你们的,不然怎么会第一时间来看你们呢?”

    自从容域祁来了之后就不曾搭理过容域祁的简深炀冷睨了眼过来,一开口就戳穿了他的谎言。

    “他昨天在温言家外面坐了一夜。”

    说到温言,容域祁心里就开始有点小忧伤了,尤其是在这大过年的,简深炀和乔陌笙两人你侬我侬的时候,心底的那股忧伤啊,就如潮水般涌出来了。

    自己打不通温言电话,温言也就真的能狠下心来不给他打电话。

    顿下心里就觉得温言不够在乎自己了。

    容域祁思及此,叹气道:“我家亲爱的还在跟我闹别扭呢,所以我这不是没有见着嘛,总的来说你们还是我第一个来见的人啊。”

    容域祁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心不在焉了。

    他本来也饿了,可是吃着甜腻甜腻的汤圆容域祁想到温言此刻不在自己身边就没什么胃口了。

    如果是温言,温言知道他不爱吃甜的,她做汤圆肯定不会放这么多糖,也不会煮甜得发腻的豆沙味的汤圆……

    思及此,容域祁彻底的失去了胃口,放下了调羹。

    他在思索的是偶是闭着眼眸的,可乔陌笙以为他睡着了,让他上楼去睡。

    容域祁也不推辞,立刻笑米米的起身,进去了一个房间去准备忙事情了。

    他还是赶紧的忙完工作,回去给小猫猫请罪才是正事。

    ※※※

    “妈妈,我吃好了。”

    延延放下手中捧着的比他小脸还大的碗。

    他说完了,温言却陷入了沉思,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扯了扯温言的衣衫,爬上去她的怀里,抱着她,“妈妈?”

    “啊?”

    温言见到怀里的儿子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我吃饱了。”

    “嗯。”

    应声时,奖励性的亲了亲延延的小脸蛋,抽了一张纸巾来仔细的给延延擦拭着嘴角。

    “妈妈,你在想什么?”

    温言摇头,不应声。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温言抽了一张纸巾给延延擦拭了下嘴角,让延延自己在客厅玩着,她进去厨房开始准备今晚的团圆饭了。

    只是,进去厨房了,却是心不在焉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切肉时见了红,跑出来找止血贴。

    她从厨房跑出来发现延延拧着外面大门的门把,似乎想出去。

    温言吓了一跳,“延延?你……你是想要去哪里吗?”

    “外面很热闹,想出去看——”

    延延扭头应声,话还没说完,见到温言手上的血,小小的俊秀漂亮的眉宇都拧了起来,立刻关上门,往回跑。

    而温言,听到延延盖菜无心的一句话,心口拧成了一团,隐隐作痛。

    现在正值过年,无论是哪里都是热热闹闹的喜庆气氛,而自己家里却是冷冷清清的。

    只有她跟延延两个人在家里,做点什么都不起劲。

    延延更是被她冷落,只能一个人玩……

    苦涩,从心间蔓延到喉咙深处。

    思及此,她忽然的拿起了旁边的手机,小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摁着,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妈妈,先把血给止住先。”

    延延跑回来,已经拿出了止血贴,熟练的给她贴上了。

    温言温柔的揉揉延延打头发,将手机放到耳边来,准备听电话。

    只是,她的电话拨出去了,那边却显示关机状态……

    她皱眉,想了下,又拨了肖霖的电话。

    “温小姐?”

    “他……容域祁呢?请问您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先生?公司出了点事,先生现在恐怕还要处理很多事情,至于先生现在在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

    温言愣了下,担心容域祁又要出差或者是假死什么的,忙问:“公司又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肖霖忙将事情大概的说了下。

    “今天早上,公司开了会?”这,或许就是他今天早上不在的原因?

    “是的。”

    “那您现在能联系上他吗?”

    “我也不清楚,我试一下,等一下给您电话?”

    “好,麻烦您了。”

    “不客气。”

    刚挂电话,延延就已经给帮她把受伤的地方给粘上止血贴。

    温言的心时像一团棉花糖般又软又甜,她忽然抱着延延站了起来,问延延:“延延想爸爸吗?”

    延延撇唇,眯起了跟容域祁一样的眼眸,想起刚才温言打出去的电话,撇了撇小嘴,“妈妈想他了?”

    温言垂眸,笑着‘嗯’了一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