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三爷(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陈彦允还记得自己初见江宛清的场景。

    她穿着一件很素净的白底红梅短褙子,鹅黄色的综裙,亭亭玉立地站在她母亲身前,沉静地答话。

    当时陈夫人带着他在江家做客,坐在花厅外远远看着堂屋里,笑着点头:“你看这孩子,年纪轻轻就有这份镇定,想必长大后也是相当聪明懂事的。”

    陈彦允那时候才十五岁,正要忙着会试了。想着大伯告诉他还要读什么书,并没有认真地母亲说话。

    陈夫人挥了挥手:“行了,我看你十足考得上的,难得出来一次,母亲就是带你散心的,别惦记那些事了!人家考到三四十都未必考得上呢。”

    陈彦允那时候读书勤勉,就笑了笑说:“儿子总要努力的。”

    江夫人和女儿说完了话,带着她从堂屋里走出来。

    两家是世交,江夫人就没有让自己女儿避开。

    江宛清隔得远远的,一眼就看到了陈彦允,他站在陈夫人身后,穿了一件蓝色的直裰。他少年的时候还没有后来好看,眉宇间却相当柔和儒雅,皮肤又好,端端是如玉的样子。

    江宛清给陈夫人屈身行礼,站到了江夫人身后,十分的守礼。

    江夫人跟女儿介绍说:“这位便是陈三少爷,名动北直隶的解元郎!”

    陈彦允只是笑笑:“夫人过夸了。彦允一介书生而已,既无功名也无造诣,谈不上名动的。”

    江宛清始终是垂首敛眉地听着。

    江夫人和陈夫人说话,就让江宛清先下去了。

    陈彦允想去找江平海借本宋刻孤本,江夫人就吩咐了一个下人引着他,慢慢地朝前院去。

    他路过一丛棕竹边。却听到里头传来女孩儿说话的声音。“碧螺,你看这木兰花好不好?闻起来又没有什么香味,咱们摘回去做了干花,放在屋子里好看。”

    又听到丫头的声音:“三小姐,这树看着也高,恐怕摘不到……”

    那女孩儿安慰她说:“我在下头看着你。不会有事的。”

    陈彦允一思索就觉得有麻烦,以防万一,他低声吩咐身后的郑嬷嬷过去看看。

    他站在棕竹外面,问领路的小厮:“你们三小姐是哪位小姐?”

    小厮答说:“是咱们嫡小姐。”

    据他所知,江夫人只有一个女孩儿,就是刚才他看到的那个。怎么感觉这小姐还不成熟的样子?

    陈彦允刚想到这里,就听到什么重物掉落的声音。他几步走过去。看到郑嬷嬷已经在安慰吓哭的小丫头了。江宛清就站在旁边,手里揪着一朵木兰花,陪着她的另外两个丫头也才十三四,看到人摔下来都吓傻了。江宛清看到陈彦允过来,连头都没有抬。她是有点不好意思。

    陈彦允叫了郑嬷嬷过来问话,郑嬷嬷说:“……奴婢刚刚看了看,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吓着了。”

    他才点点头。笑着对江宛清说:“刚才江夫人还夸三小姐聪明得体,原来立刻就要现原形了。三小姐且要小心些。这可不能被你母亲看到了。”

    江宛清喃喃地说了声谢谢,匆匆带着丫头下去了。

    对于陈彦允来说,这件事却不过是个小事。很快他就要参加会试了。

    嘉靖三十八年二月,陈彦允中了贡士。三月殿试。圣上钦点了榜眼,又授了翰林院编修。

    中状元的是早就成名的袁仲儒。

    陈彦允的名声才是真的响亮起来,他还没有定亲,为他说亲的人踏破了门槛。

    陈夫人却一个都没答应,回头跟陈老爷说:“我早瞧上了江家三小姐,模样也乖巧。您要是同意,咱们就找媒人去说亲!我看江夫人也有这个意思。”

    陈老爷是相信陈夫人眼光的:“成家立业,老三也应该先成家,再去仕途上闯荡。等老三娶了,老四、老六就接着说亲了。你去做就是了。”

    陈夫人听了后很高兴,去保定请了陈家一个相当有名望的姑婆去说亲。

    陈夫人又来问儿子的意见,陈彦允还能模糊想得起江宛清的模样,也觉得没什么不好,反正都要娶亲的。陈夫人见儿子也不反对,更是高兴。其实儿子反对也没用,她连媒人都请过去说亲了。他不同意也得同意,再说江家姑娘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她从小看到大的,放心得很。

    到了年底,江宛清就嫁了进来。

    她心里是很期盼的,哪个姑娘不期盼着嫁人呢。更何况嫁的人还是陈彦允。

    其实那天他和她说话,她就一直没有忘记他。

    嫁进来之后的日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