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她死之后(前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死之后不久,原来住的院子就很快收拾干净了。

    管事来回禀陈玄青:“七爷,原夫人日常用的那些东西,我都让人抬出去烧了。夫人让我问您,宅子即留着无用,能否用给她老家的几个嬷嬷住?”

    陈玄青正在看书。

    听到管事的话,他从书页里抬起头,久久地看着窗外。

    窗外正是大雪纷飞,屋檐上、路上都是白茫茫的。院子的门外,几个穿着臃肿棉袄的丫头在扫雪。他的神情非常的平静。

    片刻后他垂下头,淡淡地说:“夫人要用就拿去吧。”

    管事应了是,犹豫了一下,又问:“原夫人原来生前最喜欢那棵梅树,往年这个时候梅花都开得好好的,今年倒是怪了,好似知道人死了一样,本就没长几个骨朵儿,这下全都枯了,一朵也没开……”

    他抬起头,面无表情地道:“那你想说什么?”

    管事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抬手打了自己嘴巴:“小的误说!是小的误说!”

    谁不知道七爷和他继母之间那些事,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管事退下之后,陈玄青放下了书,喊了小厮进来。一边披上斗篷一边说:“今天去夫人那里看看,你去跟夫人说一声。”

    小厮应声而去,陈玄青跨出了书房门。

    守在旁边的陈义一言不发地跟上来,为陈玄青撑起伞,走进了大雪里。

    陈玄青注意到陈义的鬓角又多了些白发,他也老了。

    原来他只为父亲撑伞而已,现在陈家是他的,他站在父亲的位置上,取代了父亲的一切。而他也不再是当年那个陈玄青了,现在他像陈三爷了。

    陈玄青轻声说:“陈义,你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回禀七爷,十年了。”

    “十年了……”陈玄青看着雪天叹了一声,“十年你都收不了心吗?”

    陈义表情一变,突然跪到地上。“七爷,无论您听别人说了什么,我……”

    陈玄青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说。

    “我没有听别人说什么,只是陈义你可知道,如今的世道变了。”他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如今的世道,人心不古——你当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事吗?”

    陈义低着头不说话。

    “别跟着我了,在这儿跪着吧。等我回来再说。”

    陈玄青冷冰冰地说,他带着护卫沿着路往外走,又有人上前帮他撑伞。

    陈义跪在雪地上一动不敢动。

    陈玄青到了俞晚雪那里,她正在和陈玄麟刚过门的妻子说话。

    陈玄麟坐在妻子身边,看到陈玄青进来了,连忙站起来:“七哥,你来了。”

    俞晚雪很高兴,她好久没有看到过陈玄青了,让丫头赶紧端她下午炖好的汤过来,又亲自伺候陈玄青换下外穿的斗篷。

    吃过了晚饭,陈玄麟拉住了陈玄青的手:“七哥,我听说……她死了?”

    陈玄青从来都不让陈玄麟叫顾锦朝母亲,陈玄麟小时候跟所有孩子一样,哭着吵着要母亲,但是陈玄青可以给他他想要的一切,除了母亲。

    陈玄麟还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可能只有三四岁的样子,母亲还抱过他,柔和的怀抱,明艳的金灿灿的簪子,他想伸手去抓,就立刻被下人抱走了。

    陈玄麟再大一点的时候,经常偷偷溜到那院子外面,想看看这个把自己生下来的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不好,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出来,他又只敢推开门的缝隙往里瞧。

    有一次倒是看到个背影,不知道是不是,但是陈玄麟的心砰砰直跳,觉得应该就是!但从此后再也没有看到过了。

    “是死了。”陈玄青正在喝茶。

    “那她的那些东西呢?”陈玄麟接着问,“东西还在吗?”

    “死人的东西不吉利,我已经让人烧了。”陈玄青语气依旧平淡。

    陈玄麟很失望,失魂落魄地嗯了一声,眼睛盯着燃烧的烛台,却不知道在看哪里。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