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在乎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阡妩的悠闲日子没有过上几天,她还没来得及让人用她的卵子和勒斐的精子培育出继承人,辰再一次让她不得不在意,他居然无声无息的让人砍掉了她刚刚签下的合作商的左手,阡妩将报纸放下,辰做得很隐秘,几乎没人知道真相,不过阡妩很在意这消息的来源,这是梅花情报部送上来的,而他们跟踪的人是十年前兴起的一个黑道组织,十年之久已经非常壮大,可以覆盖艾梵整个国家。

    这个组织的名字为k,只有一个字母,神秘至极,而且他们的军火自给自足,不需要向任何一位军火商购买,所以几乎没人知道他们内部的秘密,就连白家最顶级的特工都得不到消息。

    她派人跟踪这个组织只是受国王所托,将这个组织查清楚,不能让他威胁到国家的安稳,可是却怎么都没想到第一次得到消息居然与辰有关系,那个温柔绅士的三皇子和那最神秘的黑道组织。

    她好像记得这个黑道的大本营是在艾梵边疆最贫困的一座城市,叫做罗塞,而十四年前三皇子虐杀死了大殿下辉,最后被国王流放了十年之久的地方,正是罗塞!这件事情是艾梵的机密,知道的人不出五人,恰恰她就是其中一人!三皇子在外十年,对外声称三皇子进入军队,去了边疆苦寒之地历练,十年之后荣归,国王予以重任,甚至有意传位,顿时成为所有人追捧的对象,这场流放也成了无稽之谈,没人会相信。

    阡妩并没有去理那个被砍手的人,因为比起那个,她更在乎的是辰的身份,他与这个组织又是什么关系?

    然而没等阡妩查清楚,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她都错愕不已,报纸上不断出现被残害的名流,不是被砍手就是被毁容,面目全非,恐怖至极,这些人要么是巨商,要么是政要,这还不是让阡妩震惊的,她震惊的是这些人都跟她见过面,而且都在见了面的第二天遇害,与她握手的被砍掉了手,行过贴面礼的或者吻手礼的直接被烙铁烙了脸和嘴唇,不死,却极为惨烈。

    怀着复杂的心情,阡妩拨通了辰的电话,再想一声之后就被接起,没等她说话辰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一如既往的温柔,可是阡妩却听得毛骨悚然,他说:“阡!如果我没有资格碰触你,那么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但凡碰到了,就要因此付出代价,阡你放心,我会对任何人出手,但是绝对不会伤害你!”

    阡妩没说一句话将电话挂掉,然后心中如同被压下一块巨石,很是难受!沉默了许久之后阡妩问:“勒斐呢?”

    露娜道:“骑士阁下刚刚回来,不过直接回了房间,我似乎看见他的手臂上有血迹,似乎受了伤!”

    阡妩猛的抬头:“他受伤了?怎么回事?”

    露娜摇头:“骑士阁下是单独出去的,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阡妩的心莫名的慌了一下,如果按照辰所说的话,他要毁掉所有碰触她的人,那么是不是勒斐也算?阡妩的心仿佛一瞬间被人捏紧,然后她快速其实往勒斐的房间走去,因为担心这某种事情,阡妩忘记了敲门,一把将门推开,然后眼前的一幕让她顿了一下。

    修长挺拔的身子,宽肩窄腰翘(和谐)臀,肌肉结实健美,肌理分明,大腿修长笔直,每一块肌肉都充满爆发力,完美如同雕塑般的男人身体,而且还是——裸的!

    勒斐被突入起来的入侵也是愣住,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自然的拿了一块浴巾裹在腰上转身,邪笑看着阡妩,揶揄道:“大小姐如果想看我可以随时为你脱光,何必这般偷偷摸摸!”

    阡妩无语翻一个白眼:“鬼才看你!”

    抬步走进去,目光落在他流血的手臂上,是擦伤,很严重,已经破皮流血了:“怎么伤的?”

    勒斐坐在床上,拿了旁边的纱布拭擦周围的浴血:“跟人切磋了一下,不小心摔伤的!”

    “切磋?”阡妩可不相信仅仅只是切磋,勒斐的武功有多高她最清楚不过,能跟他切磋能伤到他的,这世上屈指可数:“谁?”

    勒斐看着阡妩:“大小姐这么急急忙忙跑来,应该不仅仅是因为我受伤了吧?”

    阡妩的目光从他的手臂转到他的脸上,对上他的目光:“是辰?”

    虽是疑问句,可是有一半再肯定,而不肯定的那一半是因为阡妩不那么相信辰能打倒勒斐。

    不过勒斐的答案却让阡妩惊讶了不少:“是他!今日是他约我出去一战,我也没想到他的格斗术居然这般厉害,输了一招!”

    阡妩站起身,一言不发往外走,勒斐对着她的后背问道:“你就不想知道他叫我出去的目的?”

    阡妩一步没停的离开,也不知道她是否有听见勒斐的话。

    杀戮依旧还在继续,除了勒斐,所有与她接触过的人都遭到了不幸,终于,不仅仅是阡妩发现了其中的关联,也有人察觉到了这些人的相同之处,因为他们都接触过白家大小姐,然后在第二天遇害,一个两个或许是巧合,足足二十人,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巧合,一时间各种谣言四起,有人说是诅咒,有人说是白家大小姐厌恶了男人,所以讨厌男人碰触,有人说白家大小姐是魔女,接触她的人就会遭遇不幸。

    在这个舆论自由的时代,一点点的道听途说都会被无数倍的放大,报纸更是整页整页的报道,将阡妩妖娆绝美的照片跟那些伤者贴在一起,诡异无比。

    三人成虎,原本不是那么回事,传着传着似乎也变成事实了,于是,跟阡妩谈生意的人都不语她握手行礼,甚至想有多远离多远,甚至有的胆小的直接要求与白家解除合作,阡妩似乎看到了比武器更强大的力量,那就是人心,丑恶、恐惧、**,一切的一切汇聚成一个事实,然后她发现自己被孤立了,堂堂的白家大小姐居然被孤立了。

    阡妩冷然一笑,有种说不出的疲惫感,辰的目的达到了,这一局她输得彻底!

    既然已经成了事实,阡妩也没有再想阻止的意思,反正再多的罪孽她都背下了,那么更多一些,也无所谓,所以辰如何对那些人下手她不想理会,至于那些人对她的恐惧,她只觉得可笑而已。

    她从来都是孜然一身,在乎的人一个个从身边离开,这些不在乎的人死去她又何必在意?想留住的留不住,不想留住的,随他去吧,她是一个人,孤立又如何?就算不孤立,在这虚假的豪门权力之间,她也是一个人。

    “大小姐!”勒斐的声音换回她的思绪,阡妩转身,却不想因为她刚刚想得出神,没有注意到勒斐就在她的身后,她一转身,然后就贴在了勒斐的身上,勒斐微微伸手扶住她:“大小姐小心!”

    阡妩松口气站定:“没事了,只是刚刚想事情有些出神,你有事?”

    勒斐松开扶住她的手:“现在已经是凌晨,大小姐该休息了!”

    阡妩这才发现屋内的灯都亮了,而外面的天空已经是一片漆黑,她居然在这里站了几个小时么?阡妩自嘲一笑:“本以为最是习惯一个人,这样也够清静,却不想自己已经习惯了宴会,哪怕是虚假的应酬,也好过这般无聊的站着!”

    勒斐轻轻伸手将她揽住:“大小姐若是想,我明日就能让这个流言消失无踪!”

    阡妩摇头:“不必了!随他吧,应付了这些年也累了,就当好好休息,如今就算我不去应酬,白家的生意也不会少!”

    勒斐看着她,然后温柔的弯腰将她打横抱起,阡妩的身子高挑匀称,并非那种娇小可人的公主,可是这般被打横抱起,也有种说不出的美感,甚至因为她的神情恍惚,多了一丝平时看不见的女子的柔软,将阡妩放在床上那一刻勒斐没有忍住自己的**微微低头亲吻了阡妩的唇。

    阡妩被唇上的温度拉回了神思,清澈的琉璃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心中一动,缓缓闭上眼睛,然后抬手勾住了他的脖颈,吻一发不可收拾,勒斐霸道的撕裂了阡妩的衣服,并非他不愿温柔,而是他怕阡妩察觉到他的颤抖,灼热的火焰,压抑、忍耐、渴望,所有一切压抑在心中的积蓄仿佛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地方,深深的吻,深深的拥有,那近乎凌迟的爱和**终于得到了一个圆满!

    几番**,勒斐终于餍足的放过了阡妩,将她软绵绵的身子拥在怀中,整个人没有一丝睡意,甚至不见一丝疲惫,眉梢唇角都往上扬着笑意,只有慢慢的满足和喜悦。

    阡妩被折腾了一番沉沉的睡去,勒斐不忍弄醒她,但是知道这般黏黏的她会不舒服,最终还是将她抱起进入了浴室。放水的声音让阡妩皱眉,勒斐吻吻她的眉心:“睡吧!我在!”

    也许是勒斐的声音太过温柔,太让人安心,阡妩当真睡了去,任由勒斐为她清洗身子都没有醒来!

    勒斐轻轻的为她拭擦身子,看到那身上自己留下的吻痕和淤青,心中是满满的满足,他曾经不忍见到她身上有一点伤痕,如今亲自留上,他只觉得宛如一朵朵花儿开放,美不胜收,就连背上和心口出火辣辣的伤口都变得无比的美好。

    将床铺换了,为她穿上一件薄薄的睡衣,自己也打理一下才躺在她的身边,此刻天色已经灰灰亮,勒斐只睡了一会儿就起床,因为他要为阡妩准备早餐,不过他刚刚起床就接到一条加密消息,解码之后他脸色骤变,快速去到阡妩的房间想要告诉她,可是看到床上她如婴儿般安稳恬静的睡脸,他最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离开了。

    虽然大小姐表现得很无所谓,可是任何人被孤立的感觉都不好受,外面的流言不堪入耳,那些人一个个如同看怪物的目光,大小姐并非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这些日子他收拾大床的时候都能看见床单凌乱,可见她睡得并不安稳,如今她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扰她!

    第一基地出现‘核’泄露,所有人员急速撤离,勒斐握紧手中的信号器,几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