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六年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六年后

    六年,一个不长却也不短的时光,而对于这片大陆上的人来说,这六年就是地狱,从那年燕帝死在凤栖的登基宴上开始,燕国就陷入了无休止的战争,开始的时候是夏国的摄政王夏寂宸与凤栖辰帝出兵,大漠也参与,三个国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燕国瓜分,所有人都以为这是结局,却不想这只是天下大乱的开始。

    这场大战尚未终结,曲国太子赤炎却突然向凤栖发难,两个大国瞬间陷入战争,夏帝夏君澈先是出兵南曲,与凤栖一起攻击南曲,可是不知道为何不到两月又转头对准凤栖,同时摄政王夏寂宸的兵力也撤回来,直直凤栖,唯有大漠保持中立,不过也只保持了半年,赤炎太子在夏君澈和夏寂宸对准凤栖的时候突然调转方向朝大漠而去,终于,这个大陆的所有国家陷入了大混战。

    这一战就是六年,从未停止,这片土地血流成河,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可是几位帝王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仿佛想要毁了这里一般。

    此刻已是六月,火辣辣的日天明晃晃的照射在大地上,地上的血液被晒得干涸,那没人埋葬的尸体发出恶心的恶臭味,路上有不少逃难的人,他们背着包袱,衣衫褴褛,眼神麻木的跨国地上的尸体往前走,这条没有尽头的路,能走到哪儿去?天下战火连连,何处又是安身之地?

    而在万里之外的雪山之巅,明明是六月却一片大雪茫茫,雪域冰原之中尚有红梅绽放,暗香细细,沁人心脾。

    一块由厚厚的积雪累积成的平台之上,一位雪衣白发的男子静静的拨弄着琴弦,琴声悠扬空灵,悦耳动听,而在他身后的不远处有一颗五米高的大梅树,粗壮的枝干伸向悬崖之下,枝干上躺着一位同样雪衣却拥有一头黑色长发的绝色美人,她的眉心有一片红梅花瓣,仿佛妙笔朱砂点降,让她纯净的眸子多了几分妩媚,仿佛是这白雪中的红梅妖女。

    如果有人看见这一幕,定会忍不住往前想要看得更清楚,想要靠得更近,然后不知不觉踏入万丈悬崖,绝无生还!

    琴声停下,白发男子修长的手轻轻覆在琴弦之上,微微转头看向那躺在梅树上的美人,俊美缱绻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无奈却宠溺无比的浅笑,银色的眸子泛着温柔的水波:“阡!该回去了!”

    树上的美人儿缓缓睁开眼睛,随着她眉头的舒展那抹红梅花瓣落下,狭长的琉璃眸睁开,一抹清冷光芒闪过,她慵懒的支着头,笑得很没心没肺:“雪的琴艺又进步了不少!”

    萧沉雪失笑,将他的琴艺当成睡眠曲,说他琴艺进步,岂不是说她睡得不错?他该把这当做赞美么?

    萧沉雪走向梅树旁,伸手一抬将树上的阡妩拉了过来,毫不费力的抱在怀中,微微心疼:“你又瘦了!”

    阡妩勾住他的脖子,迅速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女人以瘦为美,瘦点没什么不好!”

    萧沉雪无奈轻笑,然后抱着她往前走,在这片冰原的百丈之外有一座宫殿,白色的冰砖砌成,雕刻精美透着古朴气息的花纹,宫殿正中间供奉的是一尊通体雪白的麒麟,不过是由罕见的巨型寒冰玉雕成,世间仅此一座!

    萧沉雪抱着阡妩绕过正殿走向小偏殿,直到榻上铺满了兽皮的地上才将阡妩放下:“快些去沐浴,区区身上的寒气!”

    阡妩很想说自己没那么金贵,不过她还是照做了,这里虽然是冰天雪地,可是这座山其实是一座活火山,不过要一百年才爆发一次,并无大碍,而火山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温泉,也不知道是哪一位神人居然能想到办法从火山中引来温泉,所以哪怕这里冰天雪地也能随时洗上暖暖的热水澡。

    阡妩沐浴之后换上一身新的衣服,确定没有带着雪气了才和同样沐浴之后出来的萧沉雪一同走进这座神殿的最里面。

    神殿的最里面是这里最神圣的地方,供奉的是神殿的殿主——圣子!

    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孩子躺在一张大大的冰雕床上,床上散发着雾气,不过不是冷的,而是温的;那个孩子五官精致小巧,光洁饱满的额头,长长的睫毛盖着小眼睛,圆润的鼻梁,小巧的粉唇,圆圆的下巴,断手断脚,看起来有点胖乎乎的,格外可爱。

    阡妩也不知道自己每一次都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走进这里,可是每当她看到床上的小家伙,她的心瞬间都软得不可思议,她走过去坐在床边,清冷的眸子中泛起柔柔的光芒,她微微俯身在他的额头上吻了吻。

    床上的人儿缓缓睁开眼睛,晶莹剔透如同雪一般的眼眸纯净而干净,看到近在咫尺的容颜他浅浅的笑了,身子依恋的依偎进阡妩的怀中,轻轻的蹭了蹭:“娘亲!”

    软糯粘稠的嗓音,满含依恋和喜爱,阡妩感觉自己的心都瞬间化成了一滩春水,她伸手轻轻抚摸他透明雪白的发丝,唇角是满足的笑意:“宝贝儿!娘亲在呢!”

    萧无念,阡妩五年前生下的孩子,就如萧沉雪所说,不管他是谁的孩子,他早已注定是雪域的神子,无法改变;而萧无念可以说是雪域神子中最强大的神子,一出生便具有通神之力,因为他是夏寂宸的孩子,而夏寂宸的命格本是人间九五之帝,却因为命运错位错失了帝王命格,而这命格遗落在他孩子身上,便赋予他一生的不凡。

    萧无念出生之时猛烈吸取阡妩身上的精元,好在萧沉雪为阡妩炼制了药让她吃下,这才保住一条命,可是阡妩的身子却越见虚弱,明明看着是鲜活的,却总是摸不到脉搏,仿佛已经死去一般;而萧无念虽然活了下来,可是他得到的神力太纯粹也太强大,不是他这幼小的身体可以承受的,因此他必须躺在这一张神魂所在的床上孕养,这样才能保证他不会被强大的神力吞噬。

    对于小孩子,阡妩从来没有过多的怜悯和仁慈,她以为一切都是命,就如她一般,在懵懂无知之时就学会杀戮,只有这样才能活命,所谓童年所谓的保护都是可笑的,所以她不喜欢孩子,哪怕想要得到一个孩子,都仅仅是想要一个继承人而已。

    就算怀上了这个孩子,她也不曾有多少母爱,甚至把他当成了一种责任和承诺,因为她曾经答应夏寂宸为他生一个孩子,可是当他真的出生,就那么小小的一个躺在她的怀里,她才明白,原来血缘的羁绊并非冷血无情便可以斩断,原来有一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是那样的让人喜悦。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