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章 天澜星系【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有天道为证,有血契约束。

    傅衍、戚珃这对狗男男和肖遥璟这枚小妖精达成共识之后,立马不约而同的把对对方的好奇与试探暂时放到了第二位,将“踏平屈家山头策划案”提上第一日程并立即开始了最终谋划与敲定。

    “屈家占了东华星上第一灵脉,共有大小山头九百八十一座,外围六百座山头全是外门弟子,最有价值的地儿就是那几亩灵田药园,大可不用管……”肖遥璟如是开了场。

    傅衍不动声色地做了下回音板:“灵田药园?”

    肖遥璟撩了下眼皮子,眼皮子上挂着一句□□裸的“眼皮子敢不敢别那么浅”,不耐烦地道:“不外是些常见的花花草草,没甚么值得费神的,屈家值钱的家当都在内门三百八十一座山头上藏着呢。”

    花花草草不值得费神?那是你这只小妖精完全不懂一个炼丹师对花花草草的爱到底有多深沉!

    戚珃眯眼扫了两眼肖遥璟在提到灵田药园时手指所划过的那几座“山头”,笑嘻嘻地盯着肖遥璟以法力于虚空中所绘“全息地图”上的内门山头:“想必道友已然将屈家的藏宝之地摸查清楚了罢!”

    肖遥璟下巴略微一抬,道骨仙风道:“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

    傅衍不动声色地与戚珃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腔调中尽显世家风度:“愿闻其详。”

    肖遥璟斜睨着傅衍,道骨仙风下,尽是对傅衍蔑视其智商的哀怨与讥讽,言语间都带出了几分讥诮:“放心,定不会让你们空手而归。”

    *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足有十米长的巨大肉翼,于滑行中像削铁如泥的龙泉宝剑一般,瞬间削平了几株万年古树的树冠,戚珃立在升至高空的凶禽背上,遥望错落在缥缈云雾之间的屈氏山头——

    云雾之上,凶禽成群。

    华夏神话有每年为牛郎织女解一次相思之苦的鹊桥,东华星上有为报灭门之恨小妖精驭使的“兽云”。

    “兽云”翻涌,乌压压的凶禽集结成网,铺天盖地般罩向了东华星修仙门派中执牛耳数万年的屈氏家族所有山头。

    凶禽只只悍不畏死,以最锋利的爪撕裂长空,以尖锐的喙啄向无形的屏障。

    缥缈云雾在凶禽铁翅的冲击下,翻涌如潮。

    在凶禽血肉的洗礼下,云雾逸散,屈氏家族倚仗了数万年、却不曾展露过真面目的护山大阵,首次在东华星上显出了原形,照亮了近半东华星。

    蓝色光华与天地相接,笼罩着屈氏九百八十一座山头,将“兽云”隔绝在了光华之外,护住了屈氏一方安宁。

    狰狞的“兽云”触及柔和坚韧的蓝色光华,瞬间便无声地化成了糜粉,然而,铺天盖地的“兽云”却依然前赴后继地冲击着蓝色光华,与此同时,对屈氏九百八十一座山头围而不攻的兽群竟也发疯似的开始冲撞那柔和坚韧的蓝色光华。

    戚珃挑眉盯着那源源不绝地凶禽猛兽,给傅衍传音——傅师兄,你怎么看?

    傅衍负手站在戚珃背后,不动声色地传音——纵观整个天佑星,驭兽之能无人可出其右,不过……

    ——不过,这兽群也太庞大了些。

    ——然也。

    纵观天佑星近数万年修真史册,所有驭兽门派、驭兽散修,驭兽之时总有媒介:或箫、或铃、或琴……

    总脱不开“声音”二字。

    而现下,肖遥璟驭兽,全无媒介,全无音波。

    无媒介、无音波尚可理解,毕竟追根究底,驭兽凭借的本源不外是精神力,不经媒介便可驭兽之精神力强悍的天才,天佑星修真纪年里也是有过一两次确切记载的。

    然而,那记载中的驭兽天才,经极品媒介辅助,也不过至多能够同时驭使上千凶禽猛兽,这肖遥璟却是全然不用媒介辅助便能驭使少说也有几十万的凶禽猛兽,而这凶禽猛兽的数量显然还在持续增加中……

    这到底是何种变态的存在!

    如此变态之大能,戚珃实在想不出这只小妖精到底有什么必要拉他跟傅衍入伙,于是,戚珃不由自主地阴谋论了——这黑心的小妖精,恐怕是想用我们做饵了。

    常混在一起,互相了解愈多,便愈容易心有灵犀。

    戚珃微不可察地动了下眉梢,傅衍心下便已经了然了他的“阴谋论”。

    傅衍抬手,搭上戚珃的肩,转过头问神态自若、毫无吃力之色的肖遥璟:“道友可是打算用凶禽猛兽直接填平了这天河归元阵?”

    小妖精怡然坐在“自动”爬到树冠顶部的“绿色藤椅”上,眯眼盯着被凶禽猛兽围的水泄不通的屈氏山头,漫不经心地问:“道友既然识得此阵,可知破阵之法?”

    天河归元阵,脱胎于周天星斗大阵,以灵脉为基,借星辰之力,四十九实阵眼者为小天河归元阵,八十一实阵眼者为大天河归元阵。大、小天河归元阵皆有三倍于实阵眼的虚阵眼。

    破阵之法,很简单,无需特定的顺序,只要同时毁去全部实阵眼即可破阵。

    破阵之法,亦很难,所难之处正落在这个“实”字上。

    天河归元阵最大的特色便是虚实阵眼之间的随意转换,除掌阵之人外,无人能够判断实阵眼之所在,哪怕是布阵之人也不能。

    所以,在无从得知实阵眼之所在方位时,肖遥璟如今的做法却是最为稳妥的破阵之法。心思转动间,傅衍却是已然摇头表示了他并不知破阵之法。

    肖遥璟未置可否的笑了笑,不知信了与否,抬手,很有几分挥斥方遒意味地指着屈氏山头:“无妨,一力降十会!”

    戚珃弯着眼角,扬着嘴角,笑眯眯地看着前赴后继变成飞灰的凶禽猛兽,按照《血魔神君》作者的尿性,有这个小妖精在,第五戈剑下头号炮灰暂且还轮不到傅衍这厮。

    ——恭喜你,你终于不是最招人嫉妒恨的存在了!

    傅衍挑眉,不动声色地紧了下搭在戚珃肩头的手臂,终于抖出了“兜圈子进程”中的第一个包袱:“不知肖兄最多可驭使多少凶兽。”

    肖遥璟用眼角犀利地夹了一下傅衍揽着戚珃的手臂,哼笑:“想驭使多少,便能驭使多少。”

    “……”戚珃望向遥远的星空,很好,让第五戈知道你有此能力之后,看他不吞了你!

    傅衍眉峰微跳,不疾不徐地道:“以肖兄之能,以一己之力便能平了这屈家,却不知为何让我与阿珃入伙,平白分走了屈氏所藏。”

    肖遥璟摩挲着他大腿上由藤椅扶手变成的独角巨兽兽首,理所当然地道:“自然是用你们做饵,好将屈家那缩头乌龟似的老祖从乌龟壳里给引出来。”

    “……”戚珃,小妖精果然没有不磨人的!

    ——傅真人,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