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章 谈判!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百里烈原本是踉跄着身子,就好像喝多了一样被一名小太监给搀扶着进来的,等待完全进了宫内以后,抬手示意那小太监退下,又听闻自己母亲的问话,那原本醉醺醺的面容却在瞬间变得冷漠无波。

    走至桌前倒了杯茶,狠狠地仰头吞下,却并没有将手中的杯子放下,而是用内力就那么狠狠的掐了个粉碎。

    “母妃,儿臣没事。儿臣是太开心了,这么多年了,儿臣终于快要达成自己的大业,登上那个属于儿臣的宝座了。”

    百里烈眼里充斥着血红,目光如寒冰般看着某个地方,“那些妄想跟儿臣争夺皇位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孩子啊,你不要吓母妃啊,你昨晚竟然真的那么绝情,亲手弑父,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行为是禽兽不如的啊!他再怎么说,也是你的父亲啊!”

    丽姬这时竟有些悲痛,或者说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从小不该一直给百里烈注入那些争强好胜,不择手段,狠毒决绝的意识。

    以至于现在的他竟做出了杀害自己生父的行为,真的让她有种不好的感觉,也有些开始害怕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个儿子了!

    “母妃,你认为是我杀了那个老东西吗?”百里烈坐下,就那般抬起头看了一眼身侧站着的丽姬,冷笑着开口。

    “昨日,不是你自己说的,因为你父王帮了那个小畜生,所以你咽不下去这口气,要找你父王报复的嘛,难道说,其实你并没有……”

    说到这里,丽姬竟有些激动和欣喜的坐下,一把拉住自己儿子的衣袖,“你没有杀你父王?是不是?是其他人干的,不是你,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儿子是不会那般无情无义的,他再怎么说也是生你养你的父亲啊。”

    “哼!”百里烈一把扯过自己的衣袖,面上的寒意更胜,就那般好似吸血鬼般看着自己的母亲。

    “母妃,我恨不得亲手将那个老东西千刀万剐,只可惜天意弄人,我去的时候那老东西竟然被另外一个人先一步杀死了,真的是白白便宜了他!”

    百里烈死死握着拳头,目光冷血骇人,重重的砸在面前的桌子之上,说出口的话更加的狠辣决绝,让旁边的丽姬身子不由跟着一阵哆嗦。

    “烈儿,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知道你刚刚所说的话,有多么的大逆不道嘛。即便你的父王帮了那个小畜生,但是他终究都是你的父亲啊,若没有他,哪来的你,你怎么就能够这么狠心呢。”

    “我狠心?!”百里烈慢慢将头转向丽姬,似乎听到了这天下最可笑,最愚蠢的笑话,脸上带着满满的嘲讽。

    “别忘了,我今日的狠心是谁造就的,怎么?现在你良心发现了?开始忏悔了吗?我告诉你,一切都太迟了,你根本没有回头的余地,你能做的唯一选择就是帮助我,一起除掉那个眼中钉!”

    闻言,丽姬呆愣了,是啊。这孩子能有今天,根本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啊。若不是自己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千方百计给他灌输那些不好的思想,甚至一步步引导他走向仇恨,他现在又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呢。

    说到底,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啊!将好好的一个孩子给毁了啊!自己原本的意图只是想让这孩子过的好,想给自己争回一口气,却不想,因为自己的极端想法和手段,活生生的葬送了这孩子的璀璨人生啊!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报应了吧。也罢,事已至此,自己又能再说些什么呢,这孩子说的对,如今只能继续朝着仇恨的路走下去,直到将所有绊脚石铲除干净,才算是赢得了最后的曙光。

    “烈儿,你与那个杀害了你父王的人认识吗?”丽姬忽然间想到了这样的问题。

    百里烈摇了摇头,眉宇间染上了一抹浓浓的复杂韵味。

    “我去的时候,父王已经死了。我感觉到屋内有生人的气息,便小心的寻找了起来。没成想那杀人者竟还留在屋子里。”

    “我便与他打斗起来,只是那人武功在我之上,尽管我没有吃亏,但却始终近不了那人的身,更加无法伤那人一丝一毫,正当我想要想办法召唤暗卫时,那人却忽然停下了动作,说出了要与我合作的协议。”

    “合作?”

    “对。那人似乎知道我是为了对付雪无痕的,便答应帮我坐上皇位,并且让雪无痕跟君忆萝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上。”

    “就这么简单?这个人会这么好?”丽姬的话里充满了怀疑和困惑。

    “因为那个人也要我帮忙去对付一个人,当那个人说出自己要对付的人时,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划算,不过举手之劳,所以我便答应与其合作,这,便是今日我忽然倒戈相向的原因。”

    百里烈的目光中闪烁着亮眼的光芒,似乎看到了自己坐在那烫金龙椅之上,受万人叩拜的场景。

    “那个人要对付的是谁?”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只要一切按照我的吩咐去做,配合我,我保证,风都的一切很快就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

    雪无痕的宫内,君忆萝拿起茶壶倒了杯水缓缓走到还坐在书案前批阅着奏章的雪无痕跟前。

    “无痕大哥,喝点茶吧,休息一下再看吧。免得身子受不了。”

    雪无痕这才放下手里的奏折,接过君忆萝手里的茶,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一把捞过君忆萝坐在自己的腿上,像个孩子一样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的颈间。

    “累了吗?那就明天再批吧,身子第一。”君忆萝温柔的拨弄着他的发丝,缓缓拍打着他的后背,轻声细语的说道。

    “没事,再忙一会儿就好了,这些明天都等着用,不能拖的。”

    雪无痕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温和的话语传入君忆萝的耳畔,但是君忆萝却能够听得出来内里所夹杂的喜悦成分,是因为百里烈的改变吗?

    君忆萝想起了白天里自己嫂子和二哥的叮嘱,如今,无痕大哥这般开怀,若自己开口,岂不是一桶冷水泼下,但若是不说,到也真怕被嫂子和二哥说中了,真是件棘手的事情。

    “怎么了?眉头皱成这样,脸色还这么难看,哪里不舒服吗?”

    雪无痕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君忆萝一脸苦相,不由关怀的问道。

    君忆萝有些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没有,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

    “何事?说来与我听听?”雪无痕听她这么一说,倒来了好奇心。

    在自己的印象里,这丫头有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说出来的,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放在心里,能够让她如此为难的事情,定然是很重要的。

    “我觉得百里烈今日的行为很反常,好像是故意演出来骗取你的信任的。”

    君忆萝思虑再三,把话总结了又总结,这才说出这么一句,让雪无痕可以明白但也不想让他难过的话。

    “傻丫头。”闻言,雪无痕宠溺的拉住君忆萝的手,嘴角泛起温柔的笑。

    “你是不是最近因为怀着咱们宝宝的原因,压力大,紧张,所以才会想的有些多了。六弟怎么会是在欺骗我呢?”

    “无痕大哥!”君忆萝的话语夹杂着急躁,不安还有些微微的恼怒。

    “难道我会害你吗?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所说的话呢。我是为了你好。”

    看着平日那个温和的女子,此刻竟是显得那么的生气。

    那白皙的小脸上因为怒火染上了一抹通红,胸脯处则因为说话的立道一起一伏,好看的柳眉竟生生邹在了一起,苦哈哈的。

    雪无痕的心里满满的,那是一种被人体贴和关怀着的温暖。

    他轻轻的将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下巴再次抵再她的肩头。

    “瞧你说的傻话,你是我的娘子,我是你的相公,我怎么可能会质疑你,会觉得你是在害我呢。”

    “你对我的好,对我的心,我都清清楚楚,我也都明白的,又怎么会误会你呢?”

    “只是六弟的事情,我想你是顾虑了,如今,父皇突然去世,凶手却还在逍遥法外,想来六弟也因此受到了一定的打击,有今日的反应也是人之常情。”

    “可能他的转变有些突然,一时让你接受不了,但我相信他是真的要改邪归正,所以我们不是更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吗?对不对?”

    君忆萝任由雪无痕那么抱着自己,他温润的嗓音在自己耳畔就那么回响着,自己想要拒绝的话语却是无论如何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抬起手来,轻轻的拥住那一辈子的依靠,将头靠在他的肩上,看来,想要说服无痕大哥是不可能的了,自己需要亲自去找百里烈谈一谈了。

    百里正雄的丧事按照安排的事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