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时候,赵婳却突然开口道:“等等。”

    徐莺和杜邈转过头来看着她,赵婳却是将眼睛看向杜邈,开口道:“还请杜神医将二皇子的药交给本宫,本宫会看着安全无虞的将药送到二皇子身边,并看着她服用。”

    杜邈有所犹豫,他对宁妃不熟,但早在他给二皇子医治身体的时候,他便觉得宁妃并没有像外表看起来那样对二皇子真心,他有些信不过赵婳。而徐莺则是直接皱起了眉头,她比杜邈更信不过赵婳。

    赵婳却突然又转过头来,对徐莺道:“二皇子和四皇子不和,上次巫蛊的事情……”她说到这里,仿佛是怕杜邈知道皇家的辛密一般,没有再说下去。可是她却知道,徐莺一定能听懂她的话。她接着道:“娘娘还是避嫌,让二皇子的药由臣妾亲自送回宫中的好。”

    这就是明明白白的挑明,她信不过徐莺,怕她趁机对二皇子的药动手脚报复二皇子了。

    徐莺的眼睛沉了下来,厉声道:“赵婳,你放肆!”

    杜邈却是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便将手中的一瓶药交给了赵婳。叮嘱她道:“请娘娘务必小心不要打碎了,这是我这里剩下的最后两瓶药。”

    赵婳将药拿在手里,然后露出笑意来,仿佛很满意杜邈的识趣,然后道:“多谢杜神医了,杜神医放心,若是二皇子能痊愈,无论是皇上还是本宫,对你必有重赏。”说完转身便走了。

    她说话的姿态太高高在上,令人十分不舒服,但杜邈却没有在意。转而看着一脸不赞同他将药交给赵婳的徐莺,叹了口气道:“我这是为了你好。我已经与你说过,就算服用了这药,也只有一半的机会痊愈。而二皇子在娘胎里就中了毒,身子骨不好,后面虽然经我的手解了毒,但身体仍然是比别人要弱一些,这药用在他身上,甚至没有一半的机会。”他顿了顿,又继续道:“二皇子毕竟不是你所出,若万一二皇子服了药之后仍然没能活下来,也免得你惹上麻烦。”

    杜邈的话已经说得足够明白,若是万一二皇子服了药之后还是没能活下来,这药经了她的手,到时候有心之人只怕会攀诬是她在药里动了手脚。而赵婳是二皇子的养母,将药交给她自然更加的名正言顺,就算以后二皇子有什么,也赖不到徐莺的身上。

    徐莺不是不知道会惹上这样的麻烦,只是想到赵婳,徐莺仍然是有些着急的道:“杜大哥离开京城这么多年,并不知道宫里发生了许多事。宁妃已经非是多年前的宁妃了。”

    以前的赵婳还颇为克制,她或许是想要养废了二皇子,或许是不想要二皇子的身体好起来,但却不会主动要了二皇子的命。但若是如今的这个赵婳,已经有些疯狂的赵婳,徐莺却不敢保证了。甚至若是赵婳在半路上就将这药摔了,徐莺都不会有半点的怀疑。

    杜邈怔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徐莺现在对赵婳会有这样大的防备。但接着他又道:“即便如此,我也还是会选择将药给宁妃。”他看着徐莺,继续道:“人都有亲疏,医者也一样,比起二皇子来,在我心里,你和四皇子更重要。何况,我当年已经救过二皇子一次了。”

    徐莺没有再说话,二皇子有时候很可恨,但有时候徐莺也同情她他。但对她来说,到底是四皇子更重要,她也没有再浪费时间跟杜邈纠缠这件事,拿着杜邈给她的药,对杜邈道:“我先回宫。”

    杜邈点了点头。

    徐莺刚出了灵觉寺上了马车,天空便有些阴沉沉起来。乌云一层一层的慢慢聚拢在天空上,乌云压城城欲崔。大风刮在树上,树干摇摇晃晃起来。

    梨香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色,忧愁的道:“娘娘,只怕要下雨了。”

    徐莺扶着杏香的手上了马车,对梨香和杏香道:“我们赶紧赶回宫去,免得等一下下雨。”

    梨香道了一声是,然后帮着扶着徐莺匆匆上了马车。

    马车快速的行在山路上,发出钪钪的声音,几乎将马车都要摇散了。大风呼呼的吹着,几乎要将马车的顶盖掀起来。马车里面,徐莺小心翼翼的护着手上的小瓷瓶,如同护着自己唯一的希望。

    而走在前面的赵婳这里,赵婳看着手上的小瓷瓶,眼里露出疯狂的孤注一掷的光芒,青盏看在眼里,只觉得慑人,令她看着,整个身体都觉得冷呼呼的。

    杜邈说,这药可以保二皇子和四皇子有一半成活的希望,可是对她来说,一半的希望实在太高了。哪怕有一点的机会,她都不允许有这样的机会发生。

    她将瓷瓶握进手心里,然后眼睛里射出寒冷的光芒来。她问青盏:“贵妃的马车追上我们了吗?”

    青盏看了她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车窗上的帘子往后面看了看,然后回答道:“快了,就在我们后面了。”

    徐莺点了点头,然后从身上抽出一条大红色的帕子来。那条帕子红得如同是血染上去的,红艳艳的颜色几乎会刺着人的眼睛。赵婳从来不喜欢这种艳俗的颜色,青盏不知道赵婳何时会有这样一条红色的帕子,更不知道她这时候将这条帕子拿出来,用意是什么。

    青盏有些惊诧的喊了一声:“娘娘……”

    赵婳却像是要解答她的疑惑般,问道:“青盏,你会骑马吗?”

    青盏摇了摇头,有些结巴的回答道:“不,不会。”

    青盏是跟她一起长大的,赵婳自然知道她不会。赵婳继续道:“那你一定不知道马最怕什么东西。”

    青盏没有说话,其实她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让自己不要去听。直觉告诉她,主子等一下说出来的事情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的事情。

    可赵婳却像是非要折磨她一般,继续道:“马最怕会动的东西,马因为视力不好,所以最怕会动的东西,特别是会动的红色的东西。”她的眼睛看着手上的帕子,然后继续道:“你说现在外面这么大风,将这条帕子扔出去,这帕子飞呀飞的,后面贵妃的马见了会不会害怕?”

    青盏不敢数说话,只是簌簌的有些微微在发抖,但却又强自忍着,不敢让赵婳发现。

    赵婳仿佛已经听到了后面徐莺的马车在不断的靠近,马车哒哒哒的声音,赵婳猜测,应该不超过五十米,不,三十米。

    赵婳最后道:“如果马一害怕,肯定会发起狂来。这条路这么窄,马狂奔起来,一定会撞上前面我们的马车,然后……”然后两个马车一同惊马,她们很大可能会从马车上摔下来,再然后,她和徐莺手上这两个装药的小瓷瓶也一定会跟着摔碎吧。

    而事情起因,是徐莺的马车撞上她的马车所引起,要怪也只能怪徐莺,她赵婳也是受害者,跟她没有半点关系,谁能挑出她的过错来。

    青盏已经完全听清楚赵婳想要干什么了,惊呼了一声:“娘娘……”,她想要阻止她,可是不等她将话说出口,赵婳已经掀开了车窗上的帘子,将手上的帕子扔了出去。

    扔完她又重新转过头来,眼睛明亮而慑人的看着青盏道:“等一下惊马的时候,大家都只会注意到我和贵妃的身上,不会有人去注意你。你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去将那条红帕子捡回来啊,要不然你和我都得死。”

    青盏整个身子都在簌簌发抖,甚至连隐藏都隐藏不住。她没有想到赵婳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来,这是很可能会将她们所有人都赔进去的算计。

    赵婳看着青盏,又再次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她道:“你听明白了吗?”

    青盏连忙点了点头,而后不等赵婳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来,便听到后面的马车突然像受惊一般嘶叫了一声,然后狂奔起来。后面传来徐莺和梨香杏香等人惊呼哀嚎的声音,以及驾车的侍卫“吁吁”的控制马的声音。

    可是她和她的马车实在隔得太近了,没等侍卫将受惊的马镇定下来,后面的马车便“砰”声撞上了她们的马车。

    所有事情都像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车厢双双倒下,赵婳从马车里滚落下来。在滚下去之前,她听到了自己手里瓷瓶衰落在地上的声音,还有杏香梨香惊慌失措的喊着“娘娘”的声音。

    她慢慢的闭上眼睛,然后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她甚至故意让自己摔倒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总归是她摔得重一些,她的嫌疑才小一些。

    脑袋撞在石头上的时候真疼啊,可是这时候她想的是,徐莺手上的药毁掉了吗?(www..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