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7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农历新年前一周,正是心思浮躁人人期盼春节早日放假回家的时候,这天一大早,出了件足以勾起所有人同情心、正义心,以及八卦心的事儿。

    知名画手“奈何”在其微博挂出了两张照片,一段录音音频。照片都是一双手,一张打着石膏,缠满了纱布,一张鲜血淋漓,让人不敢直视。而录音内容,虽然经过处理屏蔽了关键人名等*信息,还是可以很清晰地听出是有人通过绑架伤害来威胁他人。

    紧接着她又发了条文字微博,表示照片里的人的确就是她本人,而她最近久久没出现,也的确是被人绑架伤了双手,目前还没完全恢复,这几条微博都是朋友代发。之所以发微博曝光,是因为绑架她的人权大势大,她担心自己无力抵抗,所以动用舆论力量,希望这么恶劣的绑架伤人事件能得到网友的关注。

    “奈何”原本就算是网络大v,粉丝数十万,微博一发,一片哗然,迅速刷爆了微博首页。很快有高手将音频还原,从抓取的关键字里轻易地人肉出“罪魁祸首”。

    最大的嫌疑人竟然就是前段时间高调认回孙女儿并宣布婚讯的曾经何氏掌门人洛桑桑。无论是“奶奶”的称呼,还是“阿欢”的名字,甚至录音里有胁迫结婚的内容,都跟何家的情况高度吻合。

    事情沾上豪门八卦,愈演愈烈,不到下午,就已经抢占各版头条。

    网络上闹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恰好有“知情者”爆料,称何老夫人目前正在医院,据说是与人争吵高血压犯了,所在的科室病房都说得一清二楚,于是大批媒体记者蜂拥而至,将医院围了个水泄不通,又上了一次头条。

    “哇塞,她的那句‘生而为人,不能独活于世’上热门话题榜了!这是要成金句的节奏啊!”乔以宁最喜欢刷微博,这么热闹的事情她当然不会错过,正好周末,她都捧着手机刷了一早上了。

    何欢在沙发上捧本书看。

    “娇娇姐,我哥肯定请了水军推波助澜对不对?否则怎么这么快啊……”乔以宁啃了口苹果。

    “我也不太清楚。”何欢轻声说。

    她没有问过乔以漠具体安排。但先下手占据优势地位,让何夫人措手不及无暇他顾,的确是很好的法子。

    “那我哥找了那么多炫酷的人守在咱们家门口,何家奶奶难道会真的上门抢人啊?”乔以宁够着脖子看一夜之间出现在屋子外面的人。

    何欢听着她可爱的用词就笑了笑,其实也不是什么“炫酷”的人,就是之前她在何家被关着的时候何夫人找保镖里三层外三层地看着,现在乔以漠如法炮制,也请了些人把乔家看起来了。

    “她现在应该还没空顾及到我吧。”何欢低头继续看书。

    现在何夫人最紧要的事情,一个是应付病房外的记者,一个是请公关公司,把网上的事情尽快压下去,一个是联系向来关系好的几家媒体,准备澄清工作。

    但那录音是何欢亲手录的,那些话也是何夫人亲口说的,想要“澄清”,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何欢没上网关注这件事,乔以宁一直在她身边实时直播,傍晚时就有不同的言论出现,表示录音可以造假,照片未必是真,“奈何”正好有新画本上市,说不定在借此炒作自己,而何家的婚事是别人家的家务事,人家真不愿意,还能押着到民政局去不成?

    乔以宁原本还只是看热闹,一刷到这反驳的声音,就不停问何欢。

    “娇娇姐,录音应该不会是我哥伪造的吧?”

    “娇娇姐,‘奈何’是你的朋友对不对?不是炒作自己对不对?”

    “娇娇姐,当初何氏公布婚讯,真的一点点都没经过你同意吗?”

    在乔以宁看来,乔以漠和何娇娇之间,简直是比戏剧还戏剧化的谜。何欢一一应着她,简单又不失礼节。

    到了晚上,局势大面积反扑。“奈何”一怒之下不顾*,发布了一张双手打着石膏的露脸照片,并称经过公司同意,公开图书合同证明自己就是录音中提到的“丁奈奈”,再出示了医院的诊断病历。同时网上有技术帝们出面表示录音除了一开始对人名有处理,并没有剪辑处理的迹象,还有人直接把年底新闻发布会上何夫人发言的音轨调出来,和录音做对比,以证明出自同一个人。紧接着又有人注意到发布会上公布的婚纱照,对其ps技术大肆嘲笑。

    一来一回互掐之下,关注的人越来越多,一天时间,局势不停反转,不断有新料爆出来,一时间竟然比三幕戏还精彩。

    “哈哈,大家都说去洗洗睡了,让有料明早再爆,明天继续掐。”晚上十二点多,乔以宁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

    一整天都只有她和何欢在家,她集中火力刷微博,连中饭和晚饭都草草了事,这会儿才突然反应过来,“娇娇姐,我哥还没回?”

    何欢也看了眼时间,“他应该很忙吧。”

    临睡前何欢给乔以漠打了个电话,乔以漠那边的确很忙碌的样子,各种嘈杂的声音,不等何欢问话,他就说道:“别担心。这件事不仅要抢占先机,还要速战速决。”

    “嗯。”何欢轻声应着,“那你注意身体。”

    “何娇娇。”乔以漠突然喊她。

    “嗯?”

    “你带来的电脑里,或许能找到非常重要的证据。”乔以漠顿了顿,说,“到时候盛世会正式起诉何念衾和天鸿。”

    何欢正站在窗口,望着凄静的夜色,轻轻垂眼,“好。”

    一连两三天,乔以漠都早出晚归。还是跟在丰玉的时候一样,无论多晚,他都会回来,第二天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何欢通过床榻边温热的气息知道他回来过,乔以宁却一直以为他忙到脚不沾地,回家的时间都没有了,每天在念叨我哥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她实在是好奇,网上那一把火到底是不是他刻意安排的。

    如果说前两天舆论的关注点还是“奈何”的绑架案到底是真是假,绑架主使是天鸿何夫人到底是真是假,何氏姐弟联姻是被逼迫到底是真是假,随着事态发展,有人跳出来指摘何夫人洛桑桑用些不正当的手段威胁他人达到自己的目的早有先例,有人认出何欢,称她原名“何娇娇”,为人低调内敛,根本看不出和何氏有任何关系,还有人细扒这些年某位夫人做过的不可思议的事情,视线渐渐从“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